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百合图库总站 >

百合图库总站

steam教诲的冰与火之歌:应试思维下家长学校存顾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26 点击数:

  创投火热

  2014年是宁静中孕育活气的一年。

  而在供给端,局面一度火爆到让业内人士震惊。仅steam教育的主要分支??编程,就在短短三四年内闯出一条新路,赶上了英语、数学等K12学科二三十年的发展。

  除去家长端和学校真个起因,目前市道上的steam教育毕竟教什么?品质如何?

  不过,仍有部分家长表示,steam教诲公司的课程背离了初衷。

  但长远来看,多名投资人仍表示看好这一赛道。“素质教育是未来的大方向,steam教育显然供应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投资就是投未来。”紫牛基金首创管理合伙人张泉灵表示。

  这一年,潜心研讨编程多年的李天驰回国创业了,很快他拿到了种子轮融资。2015年编程猫成破,当时的编程赛道还是无人问津的冷门,有投资人对李天驰直言,“学书法学钢琴的市场起码是你这个编程的百倍。”

  “那机器人呢?”

  未来的冲破可能会在B端

  “是不是乐高那样的?”

  长期关注教育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steam教育可能推进学校课程建设与教育教养改革,关注学生的创新才干的培养,“但从现状来看,形式大于内容,概念大于内涵。我国目前的教育评估体系还是以学科培训为主,受制于此,steam教育还是服务于学生的升学与其余功利目标,而非重视个性、发现力的培养。”

  同时他指出,很多公司打steam教育的口号也是为了拿steam教育当做打通学校的产品,具体课程推进之后,究竟能不能提高教育品德和学生的立异能力,很多人并不是特别关注。资本炒得很热,机构也有推动的踊跃性,有的学校可能会以此来作为一个改革的成果,但终极的实际成果还要打一个问号。

  观念升级和科技发展,编程训练逻辑思维能力、人工智能时代要器重与盘算机沟通的观点越来越占据上风。

  同样在2014年,火星人俱乐部还在专一于科学教育。其创始人兼CEO刘扬此前是高中物理老师,他将枯燥的物理课程拆解成若干个动手实验来培育学生的学习兴趣,如自制空气传染器、台灯等。

  “最大的艰苦是市场教育,许多家长把分数、应试放在第一位,担忧耽搁孩子学习,很多学校也担心经费问题和家长的投诉。”编程猫银川总校校长田春晖说。他就曾遇到谈好配合的学校后来因为家长的投诉被迫取消课程的情况。

  在“科学队长”实验室里,摆放着苹果、饼干、馒头、土豆、山药,孩子们穿着白大褂、戴着护目镜,进行着“淀粉与碘酒”的实验。大家从为什么馒头碰到碘酒会变色,到什么食物中含有淀粉,再到怎么让碘酒褪色,一步一步料想、探索、验证,最终得出论断。

  用户端和资本端,一冷一热构成比拟。在应试教育系统下,家长的观点、学校的经费都是阻力,局部steam教育课程自身也存在“情势大于内容”的问题,让steam教育推广举步维艰。

  一旦洞察到这个巨大空间,资本相信细分范围内至少会有一家或者多少家企业跑出来,在有潜力的企业身上押注就不难理解了。

  2016年初,火星人俱乐部拿到了天使投资,2017年又拿到了雷军顺为资本的A轮投资,2018年拿到了高思教育的A+轮融资,最快的一笔融资从与投资人会见到资金到账只有一周时光。

  多名受访的家长也表示,孩子的学习包袱已经很重了,不断光再去上这样的课外班。

  始终到2018年中后期,还有投资人找上门,“我们刚融完资常设没打算再拿,就跟他们聊聊行业。”甚至也有投资人向她表白困惑,“咱们始终在看,但还是没看懂,为什么steam教育突然急剧这么火了”。

  紫牛基金创始治理合伙人张泉灵认为,家长端的慢热是因为在全体教育链条上,家长处在最末端,大部分人对课程改革恳求的懂得还有距离,有的可能还停留在之前的刷题逻辑里。steam教育大需要量的暴发,需要教育改革发展到让家长意识到这个诉求。

  2016年开始,steam教育渐热,他们趁势打起了steam教育的口号,在物理迷信试验的基础上增加了编程教育。

  steam教育在市场遇冷的逻辑也很简略,在用户端??家长、学校、老师的眼里,整个K12教育阶段,高考是所有举措的指挥棒。他们或者也能认同素质教育、创造力教育的重要性,但在迈过大学这第一道门槛之前,其余都是其次。

  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8年入局编程赛道的公司多达200多家,仅2018年的融资就超过40笔。

  后来,团队摸索得出,一家线下店至少需要四处有三个以上学校来支撑。

  应试思维下家长学校存顾虑

  “编程呢?”

  “经济发展到必定阶段之后就会发明,社会的发展是要跟翻新相干,steam能够帮助孩子们从演绎向演绎的逻辑转换,增强实际着手能力。”长石头资本开创合伙人汪恭彬表示。

  与创投市场的炽热造成赫然对比的,是迟缓的用户觉醒。

  8岁的赵一舟从2017年初开端学习编程,已有500余个作品。他在背乘法口诀时突发奇想,用编程技能做了一个乘法口诀检测器,体系随机出一个乘法题,如果答错了,屏幕就会被“打碎”。在与家里的小狗经常互动后,他做出一个狗脸识别系统,辨认小狗愉快或专一的表情,他还通过编程,导航引导哥伦布创造新大陆、模拟牛顿与苹果的故事。

  steam代表的是将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s)、数学(Mathematics)这几个学科融合的综合教育。

  李天驰所说的政策,是指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打算》,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加入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谁也没想到,仅仅三年多时间,编程猫就实现了七轮融资,2018年5月由招银国际领投的3亿元策略融资还创下了少儿编程行业单笔融资数额最高纪录,也让少儿编程站上了很多投资人挤不进去的风口。

  用户慢热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快速进步,导致了IT人才需求的急剧缺少,”李天驰阐明道:“大家把这个教育前置了,因为教育本质上是人才需要的反映。”

  实地探访

  “体育是刚需,由于小学生入学要考体育,初中毕业也要考,steam教育只有纳入高考才华彻底让它翻身。”陈琳珊表示。“下一步如果市场仍是持续这么低迷的话,可能大家就会转变思路,不会像以前那样去烧钱投广告,而是缓缓把市场做起来。”

  到了2018年1月,教育部“新课标”改革,正式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划入新课标。从幼教Scratch、中小学普及Python到高中人工智能新课标,政策指引下steam教育的途径开始显现。

  即使是资本市场上的佼佼者,也曾在冰冷的用户端碰了一鼻子灰。

  北京十八中学教育集团课程展示活动中的乐高机器人课上,学生正在为机器人编程。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更多的创业者认为,最大的挑衅还是教育市场。陈琳珊以为,将来的攻破可能会在B端,因为市面上有太多人不晓得怎么去教,火星人俱乐部欲望通过先培训先生,而后逐渐遍及给家长和学生。

  猖狂进击的创业者和资本

  2017年到2018年入局编程赛道的公司多达200多家,仅2018年的融资就超过40笔。其中不乏实现了B、C轮融资的企业,编程猫、小码王、傲梦编程、VIPCODE、计蒜客、核桃编程、妙小程等均在A轮以上,真格基金、IDG、翻新工场等大多数投资机构都布局了这一赛道。

  未来猜想

  张泉灵指出,要说服家长的成本很大,所以在早期这些机构很难通过收入范围来坚持经营,融资就变得非常有必要。近期融资进入一个绝对的寒冬,但越是寒冬,相对的头部公司活下去的多少率要比别人高得多,倡导小机构也要尽快形成正向的现金流。

  “steam让孩子比较早地明白了什么叫学甚至用,传统教育更多的是先学,学到很高程度了才去应用。然而steam学习中,是让你利用自己所知的去发明,没有定一个标准线,知道得多就可以做得更完善,知道得少也可以通过本人的途径去实现目的。”她说。

  新京报记者 唐亚华

  这其中有多方面起因。

  北京如斯,其他省份更甚。记者采访了来自山东、山西、内蒙古的十余位家长跟老师,得到最多的回答是“不知道steam教育是什么”,“班里几乎无一人接触过steam教育”。在青岛某小学一个五十多名学生的班里,仅两位学生在课外培训机构学习编程机器人。

  从用户数据上来看,只管编程猫四年积累了300万用户,亿欧智库、艾瑞咨询等研究机构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国内少儿编程行业用户范畴约为1550万,但这和宏大的学生数量比起来,占比仍然很低。

  “学校假如要做相应的改造,不是一个简单的课程内容改变,而是波及全部教养体制,只有最头部的学校老师的教研能力比较强,跨学科的能力也能组织得比较好,然而不会很快在全国都适应。学校可能会来得慢一点,校外机构会有一大波机遇。”张泉灵说。

  2015年,火星人俱乐部先后在中关村第三小学附近与人大附小旁增设了两家店,事实证明他们错误地预判了市场的接受度,两家店都招不上来学生。家长的普遍反馈是,“steam教育是什么?有什么用?孩子没时间”,店面只得关停作罢。

  编程教育之外,完成了C轮融资的VIP陪练以在线真人一对一乐器陪练切入,迅速领跑市场,科学队长、火星人俱乐部等则主打以科学常识遍布教育、着手实验为主的课程。

  一名家长表现,他懂得的steam教导是一种不界限的学习措施,能锻炼孩子融会贯通、解决问题的才能。但良多机构推出的是有图纸、有尺度件的模式,不能随意发挥,和通例的制作模型没什么差异。事实上,steam教育不须要限定,不需要标准化内容跟过程。

  “不知道。”

  火星人俱乐部联合创始人陈琳珊回忆,“2017年底到2018年,市场好猖獗,先是编程猫融资1.2亿元人民币,接着2018年5月又融了3亿元公民币,同时代小码王也融了1.3亿元国民币,9月,傲梦编程又融了1.2亿元人民币”。

  一是时间保障不了。学校只给高一学生安排一周一节信息技巧课,到高二就絮叨撤消了。“学一年好不容易有点基本,再过两年都忘了,”郭世胜表示,“另一个,经费问题更是大大影响steam教育的推广,编程需要的配套硬件等都是消耗品,一些配套硬件、组装的机器人一套约8000元-30000元,两三个人一组就需要一套设备,学校没有这笔估算。”

  “下一步就是要等市场热起来,要去匆匆造就家长对这个事件的认可,建立课程内容的体系,没有什么讨巧的方法。”张泉灵说。

  赵一舟的妈妈表示,孩子在培训机构学习过创客、编程、单片机等课程,学校当初的选修课中也有了steam课程,校内外的学习可以互补。

  steam教育的冰与火之歌
  已有200余公司入局编程赛道,资本端灼热,但学校家长端推进缓慢;未来发展方向仍被看好

  而接入了steam教育的学校,也有另外一番难处。内蒙古自治区某中学信息技巧老师郭世胜在参加了省里组织的培训后,回校在原本的信息技术课上引入了编程教育。一段时间之后,学生可能自己编出打地鼠等小游戏,收效还不错。但随之,他面临的挑战远远多于渴望。

  像她这样的家长多是通过海内外的教育类文章、科技类展览上理解到steam教育,或是本身就从事和科技相关的工作。

  傅盛就是较早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他认为编程实际上是在未来世界里的另外一种语言,未来不是人跟人打交道,是人跟计算机打交道,无人化背地是算法化、计算化,需要通过编程来沟通。

  steam教育冰火两重天的局势并不难理解。

  “你知道steam教育吗?”

  火的逻辑是:素质教育一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不少投资人猜测,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人工智能的时期。

  部分课程设计背离初衷

  只管如此,多名投资人仍然看好steam教育的未来。

  “最火爆的时候,咱们公司的投融资负责人平均每天要接待五六十个来拜访交流的投资人。”李天驰说,“政策的出台是‘大火’表象当面真正的动因,再加上资本导向,大家就更加往里面涌了。”

  另外,有一部门先试先行,当家长看到孩子在目前教育中存在的能力缺失时,他们就会让孩子进入到这样的能力培训中。

  这是采访steam教育时记者与家长、老师、学生们浮现最多的对话。

  “不知道。”

  张泉灵认为,大家都认为孩子的素质教育是未来的慷慨向,steam教育显然供给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投资就是投未来,所以大家就想往这个方向上做一些尝试和布局。“当初即便是像编程猫这样头部的机构,总体市场渗透率还是很低,所以其他的企业还有机会,多投几家也在情理之中。”